快捷搜索:

台前幕后40年,提升中国在国际体育界话语权

台前幕后40年,提升中国在国际体育界话语权

←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奥委会副主席、国际奥委会委员李玲蔚接受南都专访。

高端访谈

本期人物

李玲蔚

1964年1月出生于浙江丽水,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奥委会副主席、国际奥委会委员。1980年入选国家羽毛球队,1989年退役,李玲蔚几乎囊括了世界大赛的所有王冠。运动员生涯共获48枚国内和国际大赛金牌,其中包括13个世界冠军,被誉为“羽坛皇后”。

从一名运动员到国际奥委会成员,李玲蔚见证了中国体育事业40年的发展历程。这位曾经的“羽坛皇后”,如今已远离竞技“舞台”,承担体育幕后工作。作为奥委会官员,李玲蔚致力于提升中国在国际体育界的话语权,在国际场合发挥自己的力量,通过友好交流让中国得到更多支持与认可。担子虽重,但她觉得“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”。

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奥委会副主席、国际奥委会委员李玲蔚接受南都专访,分享自己从运动员转换为奥委会官员的感受,以及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履职经历。

谈身份转变

从台前到幕后,提升中国体育话语权

南都:从运动员到教练员再到体育官员,你见证了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。工作这些年有哪些感受?

李玲蔚:过去当运动员更多作为一个表演者站在舞台中央,聚光灯都跟着你走。后来变成教练员,离舞台会远一些,在台下带运动员训练。如今作为体育官员,我离中央舞台越来越远了,更多承担的是幕后工作;参与各项体育赛事中,更关注如何提升国家在体育界的话语权,让中国获得国际体育界的更多支持与认可。

1981年我当运动员第一次出国参赛,至今快40年了。去年我任阿根廷青奥会协调委员会主席,也创下了自己出国时间纪录。如今,我负责国际奥委会7个委员会的工作,出差相对更频繁了。

在奥委会工作,我主要侧重于体育外事方面,跟国际奥委会、国际单项组织以及国内体育界沟通交流,探讨如何提升中国在国际体育界的话语权等。同时,在奥运会项目设置中,跟中国代表团参赛有关的,我们也要争取中国利益最大化。

南都:去年作为阿根廷青奥会协调委员会主席,在筹备和举办青奥会过程中遇到哪些新挑战?

李玲蔚:那段时间,我每天都要主持协调委员会的会议。主办国组委会、国际奥委会和各个单项体育组织等部门产生的各种矛盾、问题,最终都要交集到协调委员会来解决。

协调委员会主席的担子很重,也有挑战,但还是很有意义的。当时我主要面临两个挑战:首先是语言驾驭能力,需要用英语进行沟通,从专业角度检查奥运会筹备工作。每次主持召开协调委员会结束后,还要面对新闻媒体,对组委会的工作做出评价。其次,青奥会的工作对我整个知识面、专业能力水平也是一种挑战。

南都:大家都关心,你还有个身份是国际奥委会委员。

李玲蔚:对。现在国际奥委会有3位中国委员。除我之外,还有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、国际奥委会副主席、中国奥委会副主席于再清,中国速度滑冰奥运冠军张虹。

奥林匹克宪章规定,委员数不超过115个。国际奥委会最开始是一个西方私人俱乐部的形式,当时委员都是个人委员,实行的是终身制。后来萨马兰奇时代进行改革,个人委员任期到80岁,如今新加入的委员任期就降到70岁。

此次改革后,还从115个委员名额中拿出45个名额给奥林匹克的相关利益方。其中15个给运动员委员,最长任期8年;15个给国家和地区奥委会;15个给国际单项组织。这45个名额均需跟运动员身份或是现任职务挂钩。

谈运动员生涯

这是一笔人生财富,让我内心更强大

南都:我们该如何看待运动员头上的光环?

李玲蔚:运动就像一个舞台,我们在台下观看,只看到比赛的那一时刻。其实更应该关注,运动员走上舞台前的努力和走下舞台后的经历。他们从舞台上走下来,有的带着胜利,有的带着失败,幕后有很多故事发生。这一切,我感同身受。

南都:曾经的这种经历,是否也带给你更多“坚韧”?

李玲蔚:对。现在随着年龄增长,运动伤病复发也严重影响生活。我现在颈椎病很严重,颈椎椎盘凸出,压迫到手都是麻的。这次参加全国两会,体育医院一直都给我们做治疗。我睡眠不好,再加上手发麻很容易醒来,神经都是紧绷着,很难受。

运动员经历,让我们内心练得更强大。我觉得,这是人生财富。虽然吃了很多苦,也经历了很多事情,但我一直坚信,这种精神力量的支撑,远远大于你的身体能力。

谈冬奥会筹备

全方位提升群众对冬季项目认识

南都:北京冬奥会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,你有一起参与这些工作吗?

李玲蔚:我和于再清、张虹三名国际奥委会委员都参与了筹备。之前,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来北京检查筹备工作,我们也参加相关会议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