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杜兆才35票当选国际足联理事 提高中国足球话语

  记者崔宇报道 当地时间4月6日,亚足联在吉隆坡总部举行了大选,体育总局副局长、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当选国际足联理事,他也是继张吉龙和张剑后,第三位进入到国际足坛最高决策机构任职的大陆官员。

  杜兆才35票当选

  亚足联大选备受瞩目,包括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在内多名要人受邀出席,不过,由于亚足联主席萨尔曼母亲病重,他并未出席,会议由第一副主席,印度的帕特尔主持。

  由于主席竞选中,阿联酋的鲁迈提和卡塔尔的穆罕纳迪提前退出,所以,萨尔曼不战而胜,最终,全场鼓掌通过萨尔曼连任,任期到2023年,而这,也是他最后一个连任期。这样,最受关注的,就是国际足联理事的竞选。

  亚足联有7个名额,除了主席自动占据一席外,还有个归属女性理事,所以,实际只有5个名额,而最终报名参选的有7人,除了杜兆才,还有哈立德(沙特)、穆罕纳迪(卡塔尔)、阿拉内塔(菲律宾)、郑梦奎(韩国)、田岛幸三(日本)、帕特尔(印度)和塔基(伊朗)。

  会前,外界就猜测,作为萨尔曼亲信的阿拉内塔、帕特尔、穆罕纳迪及田岛幸三,基本提前“内定”了4席,最后一个席位,将是郑梦奎和杜兆才竞争,至于哈立德和塔基(会前退出),基于各种原因,基本没戏。

  按照规则,候选者在得票方面只要实现“简单多数”,也就是说首轮获得24票或以上就将当选,最终,杜兆才以35票当选,任期到2023年,另外4席分属帕特尔(38票)、田岛幸三(38票)、穆罕纳迪(37票)、阿拉内塔(34票),郑梦奎(18票)和哈立德(12票)落选。

  原本,按照亚足联最新的规定(卡塔尔动议“一人可在亚足联同时担任两个职务,但在执委会只占1席”获通过),杜兆才还可以继续参选东亚区副主席的职务,但综合考虑,按照既定方案,他退出了该职位的竞争。

  有助提高话语权

  应该说,这次亚足联竞选,杜兆才的准备还是比较充分的。长期以来,中国足球的外交政策就是“紧跟当权派”,所以,去年11月,萨尔曼前来中国访问时,中国足协就明确态度表示支持,此外,近些年,多家中国企业赞助亚足联,也给了杜兆才底气。

  当选后,杜兆才在现场接受各协会成员代表的祝贺,并与因凡蒂诺进行了交谈。

  在接受采访时,杜兆才表示,自己当选,有助于提高中国在国际足球事务中的话语权,加强国际合作、引入先进足球理念和经验,推动中国足球的发展。

  “中国是个大国,应当行使大国责任、展示大国形象,以更重要的角色主动参与亚洲和国际足球事务,为亚洲和世界足球发展做出积极贡献。中国应该在国际足球事务当中有我们的声音,更好地推动中国足球和亚洲足球的发展。”杜兆才说,他相信通过自己在国际足联的工作,加上中国足协同仁的努力,“在本周期内,中国足球会不断进步和发展。”

  虽然由于改制,国际足联理事已失去了世界杯主办国的决定权,但仍有非常重要的作用,国际足联的其他重要赛事,其仍有投票权,此外,理事也是亚足联执委,所以,杜兆才当选,保障了中国足球的“话语权”。

  郑梦奎的“教训”

  本次选举,反萨尔曼或疏萨尔曼势力,受到了“打击”,这也证明,现在的巴林人,真正掌控了亚足联。

  最直接的例子是郑梦奎,输掉国际足联理事竞选后,在随后的东亚区副主席竞选中,郑梦奎再次败下阵来,他居然不敌蒙古的甘巴塔尔,愤怒的他退出了东亚区执委的竞选,来自中国香港的霍启山当选。

  韩国人一直想在国际足坛有所作为,从郑梦准开始,就经常“搞事”,郑梦奎也一样,这次大选前,他就和沙特+阿联酋方面来往密切,希望谋得更大的利益,萨尔曼也明白韩国的立场,所以,去年连番东亚访问,萨尔曼就放弃了韩国。虽然在竞选前,郑梦奎向国际足联告状,认为卡塔尔足协邀请众多其他足协的投票人免费前往多哈看球违规,要求干预,但最终,来自卡塔尔的穆罕纳迪,还是当选为国际足联理事同时兼任西亚区副主席。

  落败后的郑梦奎心灰意冷,“我倾尽全力准备了两年,却一无所获,接下来,我会把精力放在国内足球上。”而在韩媒看来,这次失败是韩国足球的整体危机,继2011年郑梦准竞选失败后,韩国足球影响力已“触底”。

  在韩媒看来,理事竞选中,输给中日卡情有可原,毕竟,日本一直都是有利竞争者,而中国凭借的是强大的经济实力,而卡塔尔即将举行世界杯,但输给印度和菲律宾就说不过去了,“外交能力不及格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